首頁>新聞/活動>新聞>正文
公益研习社 | 什么是先富人群行善的正确打开方式?

:2018/04/19


前不久,一则关于“广东富豪捐赠2亿元建258套别墅赠乡亲却反遭村民刁难”的新聞在网上引起热议。京东集团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刘强东就此评论“初衷非常好!不过农村非常复杂,稍有不慎就会引火烧身”,更让这条报道成了刷屏的热点。最新的消息是,当地政府已经成立专门的工作组,收集村民意见,同时与实施捐赠的企业家沟通,完善分配方案,争取在一个月内确定方案,把现有的别墅分下去,让公益行动圆满落地。


图:事件焦点湛江市遂溪县官湖村口 18根大理石柱作两翼、约二十米高的欧式入村门楼


此次发心捐赠的企业家陈生是北京大学毕业生、清华大学EMBA,有感而发的刘强东是人民大学毕业生,更是全球知名的创新型企业家。两位高智商的企业家同时存在的困惑,看来是困扰不少企业家、慈善家的共性问题。因此,这一热点新聞背后真正值得我们讨论的问题是:什么是先富人群行善的正确打开方式?

經曆40年改革開放的高速發展,沐浴“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政策陽光,今日中國已經成爲全球財富人群聚集區。先富起來的人群如何安排巨額財富、怎樣安頓龐大家産,已經成爲亟待解決的緊迫問題。曆史經驗及發達國家的實踐表明,公益慈善是超高淨值家族的必選項,先富人群在規劃家族財富傳承時,公益慈善是不可或缺的重要方面。



圖:廣東省梅州大埔縣小留村“郭老板”捐一億建別墅,86戶鄉親住進了新房


先富人群行善,要建立對家族財富的正確認知。古今中外的經驗表明,從較長的曆史時期來看,先富人群只是社會財富的暫時托管人。企業家財富越大,其所擔負社會責任就越大。從中國作爲社會主義國家的價值取向以及執政黨和國家既定的逐步實現全體人民共同富裕的目標看,先富人群做出“利他”的貢獻,有助于促進整體的和諧繁榮,也有利于保障其長久的“自利”。在現代社會,公益慈善本質上是市場分配、稅收調節之後的第三次社會財富分配。近年來,無論是制定出台中國首部慈善法,還是修訂相關稅收制度,我國正在逐步形成鼓勵和規範先富人群行善的公共政策體系。因此,先富人群應當建立家族財富與家族慈善同步傳承的框架,把行善列爲家族財富分配的重要實現方式。

圖:2017年末何享健家族發起的“和的慈善基金會”發布了總額近80億元人民幣的捐贈計劃


先富人群先善,要突破對傳統慈善的路徑依賴。富人行善的動機,大致可歸納爲改善政商關系、提升品牌形象、感恩家鄉母校、遵循宗教信仰、支持個人志趣等。無論是基于什麽樣的動機,先富人群行善應盡量避免采用臨時動議、被動出資、簡單給錢等傳統慈善模式。可以依據自己的事業禀賦及家族特點,聚焦特定領域,從戰略性、引領性、長期性、多贏性等方面逐步建立值得家族成員持續投入戰略慈善模型。同時,要考慮建立公益慈善執行團隊或者委托專業慈善機構承接執行,確保所資助的公益項目規劃科學、執行有力、可以持續,並要求項目具備可測量、可評估的社會影響力。


圖:2017年4月北京師範大學中國公益研究院和國際公益學院聯合爲牛根生家族頒發“中國戰略慈善典範”獎牌


先富人群行善,要借助新時代的新工具新方法。隨著移動互聯網和人工智能技術的深入發展和深度應用,人類正在步入以共建共治共享爲特征的智慧社會時代。地址定位、移動支付、虛擬現實等技術使得公益慈善行爲植入各種生活場景成爲可能;影響力投資、公益金融、耐心資本等新興金融工具爲現代慈善的創新發展提供了無限空間;近年來席卷全球的兼顧解決社會問題目標和盈利目標的社會企業運動,爲同步實現行善和增收提供了指引。從某種程度上說,今日中國的先富人群行善可以借助實現慈善事業發育遲緩的後發優勢,充分運用智慧社會時代的這些新工具新方法,實現對發達國家財富家族行善規模和效率的超越。

圖:2017年3月傅昌波助理院長參加“京東公益物資募捐平台”發布




作者:國際公益學院助理院長、

北京師範大學社會學院教授

傅昌波






分享到:

新聞 活動 /

Latest News and Ev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