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活動>新聞>正文
发起人动态 瑞·达利欧:相互理解,共谋双赢

:2020/03/16

  3月14日傍晚,學院發起人之一、橋水聯合基金創始人瑞·達利歐發布了他在美中關系全國委員會晚會的演講視頻。作爲2019美中關系全國委員會晚會獲獎者,瑞·達利歐在演講中分享了與中國數十年來的深厚友誼,並討論了美中關系的演變及其對未來的影響。

  頒獎前,晚會主持人介紹說,瑞·達利歐在中國已有三十多年的個人、商業和慈善經曆,他對中國文化和人民的了解、喜愛和尊重,讓他對中國有了真正的理解並結下了深厚的友誼。橋水現如今也在爲中國政策制定者們提供建議。瑞·達利歐和他的家人通過中國關愛基金會、北京達理公益基金會和深圳國際公益學院所做的善舉,爲提高中美人民的相互認識和理解做出了貢獻。

  從35年前起,瑞·達利歐與中國的友情成爲一段佳話。當時,瑞·達利歐被邀請到中國講授經濟和金融市場知識,出于好奇,他答應了這次邀請,並帶上他的家人一起,到了中國。來到這裏,他們立刻被在當地人和照顧他們的人的溫暖和善良所打動。他們發現,這個國家雖然經濟落後,卻有著深厚的文化底蘊。

  這些年來,瑞·達利歐一次次回到中國,在中國高層領導人著手建設金融體系時提供支持,確切地說,他幫助中國建立了第一個證券交易所。同時,瑞·達利歐的家人也多次回到中國,讓自己融入到中國文化和教育當中,他的兒子更是進入到中國當地的學校上學。這個家庭對中國人民有著很深厚的感情,也自然産生了想要盡其所能去支持他們的願望。在瑞·達利歐兒子少年的時候,曾拜訪過中國當地的一家孤兒院,發現裏面都是有生理缺陷的孩子。當他了解到僅僅500美金就能治好一個孩子的病,他立刻自發地回到美國籌集了七萬美金的善款。時至今日,達利歐一家已經籌集了數百萬美金,用來幫助中國需要特殊幫助的孤兒。

  瑞·達利歐和他的家人通過中國關愛基金會、北京達理公益基金會和深圳國際公益學院所做的善舉,瑞在中國的個人經曆,以及他與中國高層領導人建立的信任,爲提高中美人民的相互認識和理解做出了貢獻。

  以下是瑞·達利歐演講全文

  對今天在座的諸位,我充滿敬意。如大會之前有提到的基辛格博士、卡拉·希爾斯、斯蒂芬·歐倫斯,和其他很多很多的傑出人物,因此站在這裏我不勝榮幸。

  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看法,這有點像故事《盲人摸象》一樣,我們每個人都觸摸到中國的一小部分,從而我們都有自己對中國的觀點,也可能是太多的觀點。關于什麽是正確觀點的爭論有很多,我不能斷言什麽是正確的觀點,我只能分享我通過了解所得出的觀點。雖然我不知道它是否正確,但它確實成爲了我的看法。

  我很幸運在1984年(35年前)受中信的邀約來到中國。中信當時是中國唯一一家可以與外部世界交流的公司。那時,我送給他們公司的管理人員一些價值10美金的計算器作爲禮物,他們覺得這些計算器是神奇的機器。當時我在中信的“巧克力大樓”10層講授關于金融市場的知識,當我往外看,底下全部都是胡同。我想象中國將會發生什麽樣的變化?中國正在進行改革開放,世界將因此而改變。所以我看著那些胡同說,這些都會改變。他們說我並不了解中國,我承認的確如此,但當時世界正在走向全球化,誰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麽呢。自從那時起到現在,中國的人均收入水平翻了26倍,國內生産總值占全球比重從2%升至22%,貧困率從超過88%降到低于1%,人均壽命也增加了10年。中國發生的變化是一個前所未有的奇迹。

  我一直處于很幸運的位置去認識、了解中國人,有許多人已經結下了三十多年的友誼,我因此能夠看到一些事情。在這裏我只能描述我所看到的,在我看來,中國人和美國人的看法是有差異的。

  一位中國領導人曾對我描述這種差異的本質:美國是一個以個人和個人主義爲中心的國家,它崇尚個人,崇尚有劃時代意義的個人,如史蒂夫·喬布斯這樣顛覆體系的人;而中國是一個以家庭和集體(家庭的延伸)爲中心的國家。他告訴我,“國家”這個詞是由“國”和“家”這兩個字組成的,中國采用的是一種自上而下的體系。核心價值觀上雖然有相同但也有所不同,這也體現在我們所看到的那些差異和矛盾中。

  關鍵在于懂得從對方的視角來看問題。我非常幸運一直與中國領導層尤其是經濟政策制定者打交道,讓我可以通過他們的角度來分析問題,當然現在經濟已經逐漸演變爲地緣政治。

  總的來說,他們所制定的經濟政策和我想制定的基本相同,如果著眼于長期的生産力和創新方面的發展、創業、創造力以及改革等。但同時我們也正經曆一段特殊的時期,涉及債務調整和如何對其進行管理,比起債務積累時你所享受的好時光,做有益于控制債務的事情是更不受歡迎和更痛苦的。這樣的調整正在進行。

  面對這些,我的角色是一個經濟投資者。一個全球經濟投資者要做的是,努力找出讓國家成功和失敗的因素,並且做長期研究,這促使我建立了一些列指標,並用它們量化爲衡量福祉的領先經濟指標,研究各儲備貨幣及其背後國家的興衰。

  在我出色的研究團隊的協助下,我們一起回顧了曆史,它們是一條條弧線、長長的弧線。換句話說,當前美國是儲備貨幣國,在此之前是大英帝國,再之前是荷蘭帝國。這些是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裏發生的,很多是我們看不到卻讓我們大吃一驚的,如儲備貨幣的變化和我們所看到的因素。

  關于我剛才所提到的指標,接下來我將進行簡短的介紹。

  首先是教育和文明程度的指標。教育越好、人們的行爲越文明(都是很好的領先指標)。基礎建設也是一個很好的領先指標,然後是科技,或者說科技創新。科技不僅是一種商業資本,也是一種軍事資本,因此科技創新能力是一個領先指標,比如說,荷蘭人造出了能通向全世界的船,還帶著槍(因爲那時歐洲總在打仗),荷蘭人得以占據世界貿易總量的一半,這得益于科技的重要性,隨後産量上升、國內生産總值增長,從而占世界貿易的比例也不斷提高。這反映了國家在一段時間內競爭力的變化,因爲當你發展了,生活水平得以提高,國力也會不斷增強,當你走向全球的時候,軍事力量的發展就很重要,因爲你需要保護你的貿易路線和自然資源。隨之而來,往往是金融體系和金融中心的發展。在荷蘭帝國興盛時期,金融中心是阿姆斯特丹,然後是倫敦、之後是紐約,未來逐漸會是上海,這是一個進化的過程。隨之發展的還有儲備貨幣,因爲它提供了一種通用貨幣和彙率,儲備貨幣的存在也意味著各國可能會背負更大的債務,因爲每個人都想以儲備貨幣進行儲蓄,所以當你借錢給他人後,對方就會陷入更深的債務,然後整體經濟負債過重,某種程度上這就是帝國興衰的曆史,這樣的發展也意味著某些注定的結局。

  在這裏,我想和你們分享幾張幻燈片。我們將這些指標從1500年左右開始應用到所有主要帝國上,從而展現這些帝國的興衰曆程,這是曲各衡量指標的平均值所得,它給了我新的視角,我希望它確實能帶來新的視角。

  你可以看到紅色線代表中國。不僅可以看到它在迅速地崛起,也可以看到它在曆史上的相對重要程度。在大部分的時期,中國都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國家或是最重要的國家之一,中國比歐洲早幾百年發明了印刷術等等。這是一種發展方式,它不是美國的方式,他們是自己的方式、儒家的方式,這與他們的運行方式息息相關。

  有些事讓美國人成爲美國人,有些事讓中國人成爲中國人。我們永遠也不能強迫中國人像美國人一樣,采納我們的制度,就像他們也不應該期望美國人應該與中國人一樣。

  當然我們之間存在競爭,我想帶你們回到唐朝。

  當時的中國擁有曆史上極盛的文化和國力,與現今的中國發展息息相關,這是非常令人欽佩的,我非常欣賞中國——一種不同的體制。

  由此,也就存在戰爭,相比“戰爭”,我更喜歡用“磋商”這個詞,但是大家知道現在有貿易戰、科技戰、地緣政治戰,甚至還可能會有資本戰,這就是現在的環境。

  我們如何應對將決定我們的未來。坦率說,我不知道它們會被怎樣應對,我們應當要保持樂觀。但是如之前格雷厄姆·艾利森在描述“修昔底德陷阱”中所說,爭論的結局是注定的,因爲對于這些事情的爭論不會成就一個可以解決這些問題的全球性法律體系。所以面對現狀,我希望大家通過相互理解,而不是戰爭去解決問題,因爲戰爭會導致兩敗俱傷,我們應該共謀雙贏的結果,通過站在對方的角度思考,並且不要求對方各方面都與自己一樣,而共同去持續發展這種雙贏的關系。

  以上是我想分享給大家的,非常感謝大會頒發這個獎項給我,我對此深表感激。

分享到:

新聞 活動 /

Latest News and Ev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