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活動>活動>正文
益論丨募集善款還要控制風險,我太難了!

:2019/09/26

  聯合普華永道中國,把脈中國公益組織善款使用的風險控制。你所在的、你所捐的、你所關注的公益組織在做風險控制嗎?2019年9月16日下午,由國際公益學院、北京師範大學中國公益研究院主辦的益論沙龍第十四期——善款使用中你不知道的風險控制,在京舉辦。

  本期沙龍國際公益學院副院長黃浩明,普華永道中國風險控制部經理蔣淩、中國扶貧基金會副秘書長秦偉、中華社會救助基金會愛心衣櫥公益基金秘書長喬穎作爲受邀嘉賓出席本次沙龍,共同圍繞善款使用中的風險控制展開對話。

  慈善組織:募集善款,還要控制風險,我太難了!

? ? ? ?大众个体:参与捐款,想捐又想再等等,等什么也不知道,我太难了!

  如果說第一、第二屆99公益日是造浪者、破局者,第三屆99公益日發揮了公益行業的杠杆效應,第四屆99公益日則在“全民參與”的地基之上,樹立起“理性公益”的裏程碑,第五個“99公益日”更是給公衆設置了“冷靜器”,公益的專業化進程,在熱情與理性中逐漸傾向于理性的一端,公益組織在熱熱鬧鬧的參與或見證五年99公益日後,要思考如何保護而非消費公衆的熱情?

  99公益日是一次吸納社會捐贈的“破圈”


  黃浩明:2019年“99公益日”我們看了前二十名中,中字頭的基金會只有4家,捐贈比例爲20%,地方基金會有8家,地方慈善會有8家。爲什麽?我覺得最主要的是發動體系比較接地氣,因爲地方基金會有良好的群衆信任基礎,風險控制體系。在2015年討論衆籌概念時,我們討論在一個誠信的社會裏面捐贈是陌生人,風險主要是什麽?就是信任不信任的問題。現在大家更多地求數量,數量是目前的一個基礎,所以我預測,到2025年,五年以後慈善捐贈更多地考慮的是質量,靠質量去帶動數量。

  秦偉:扶貧基金會從最初年籌款一千多萬,到現在六到七個億的規模,特別是近年來我們公衆籌款基本上在40%左右,其中99,95是公衆籌款很大的來源。獲得捐贈不易,把錢花好難,按照自己的宗旨和使命把這件事做好更不容易。《慈善法》相應地規定三個月要公示進展,網友個人的捐款要關注公示的進展,如果公示不及時不到位,公衆是有權利提出質疑的。一旦公衆提出質疑,對于募捐組織殺傷力是很大的。


  蔣淩:從普通捐贈者角度去看,捐贈項目的時候我一定要了解善款捐贈方是誰,誰來執行以及爲什麽這麽做,合不合法,這個項目的領域是什麽,是不是能打動我,這是我的一個標准。但從專業的風控角度來說,很遺憾,很多機構的官網反饋不及時不到位,甚至無處可以看到反饋,這也是公衆進步的痛點。我們呼籲公益組織對于公益項目盡可能地去披露相關的信息,這樣能維護捐贈用戶的忠誠度,對于將來的公益行業可持續發展非常重要。



  喬穎:善款使用的風險對于我們非常重要,如果披露做的不好我們的捐贈人就會流失。捐贈人也是我們的核心志願者。99公益日就是一次“破圈”,是吸納更多社會公衆捐贈的好機會。捐款公示到位了,老的捐贈人進行口碑傳播帶新的捐贈人進來,每一次的反饋給到捐贈人之後都會引來複捐。未來風險把控做的好才能真正地破圈。


  風險無處不在,到底可控不可控?

  黃浩明:一般做項目執行有三個,第一個直接執行,風險最小,成本最高;第二個合作執行,即跟某一個合作夥伴執行,我們叫風險可控,但是成本來說相對比直接執行小一點,同時也可以保證不會出問題;第三種最危險的叫委托執行,委托執行風險不可控,但是成本低,執行風險大。

  蔣淩:剛才大家都提到風險有可控不可控,風險是有的,無論你采取什麽樣的模式去運行你的項目。需要找到一些措施化解風險、防範風險。像套捐的行爲其實在商業行爲也是存在的,包括一些電子商務平台也會有槍手、刷單存在,它是對這個行業存在傷害的。怎麽去控制它,需要各方去努力,從平台本身,現在的技術支持很發達,包括普華用大數據,用數字模型識別不符合規則的行爲及早地控制它;第二,公益行業應該呼籲提倡做自我規範、自律,像募捐的規範,項目操作規範這些,起到一些預防性的控制。

  喬穎:如果不遺余力地想出一些辦法只爲了多募一些款,或許會對公信力有不好的影響。我們每年都有複盤會議,首先從制度角度還是要在99公益日之前做好風險把控的預案,在制度上能夠盡量避免有套捐這種事情發生,再者的確需要公益機構對公衆進行培訓和倡導,讓大衆了解做公益做募款我們的本心初心是什麽。

  今年我們看到騰訊大批地發動了地方性的機構,尤其是慈善會,發動了相關的組織,如何看待這一做法?

  黃浩明:慈善會在轉型,後轉型的組織有可能趕上先轉型的組織。從競爭的角度我個人認爲是是一個好事。因爲你沒有錢的時候想錢,錢多的時候想怎麽花錢,公益組織錢花不出去也挨罵,組織一定要考慮執行能力和風險控制能力。如果你的執行能力和風險控制能力做不到,你這個組織早晚要走向滅亡,只不過是時間的問題。

  乔颖:今年99公益日排行榜上可以很明显看到有各地的慈善会进入,这是一个好事情。99公益日今年第五年,明年第六年,也会有新的方式方法去融入才能带动这么大的盘子往前走。这两年我们都逐步在弱化配捐,更多地倡导让他们来参与一个活動,当做公益界一个双十一、双十二的活動一样,让他们在这个过程中了解更多公益的项目和公益的知识。我们一直倡导人人公益,但是现在远远达不到人人公益的方向,很多大家在捐赠的时候都比较盲目。

  捐不停,捐房産、捐股權、捐錢……風險如何把控?

  黃浩明:應該說互聯網技術的發展推動了公益事業的發展,我覺得最重要的推動了公益事業的透明,推動人人公益,人人慈善的作用。但是確實會存在有的人冒著公益籌資機構的名聲來爲個人籌資或者爲部門或者小集體籌資的現象。這在未來還會發生,所以我的觀點是政府不能缺位,監管各種各樣的衆籌,尤其是打著做公益旗號的商業組織,國家要出一個政策否則市場會亂。第二個作爲捐贈者個人眼睛要亮,看看這個組織是真的還是假的。

  秦伟:移动互联网时代,第一作为一家公益组织无论大还是小,一定要做好自身能力建设,红线底线是什么;第二每年大的筹款活動随着卷入的人群不断增多,相应个案讲一讲,对整个公众教育是一种推动;第三点,中国的公益市场培育和发育是非常不容易的,互联网科技有巨大的推动作用;最后公益学院做的益论沙龙非常值得肯定,需要我们研究机构,我们的媒体把正确的声音传递出去,正确的做法传递出去,我们能取经共同做好。

  蔣淩:咱們國家現代公益事業比發達國家發展要晚的多,法律法規都是在一個完善的過程當中。對于公益行業、商業行業大家的風險管理都是爲了保全你的資産,爲了保證財務報告運營的效率和效果,但是不一樣的地方是,在商業裏面每個行業都有風控的指引,全世界所有的證券交易所都有企業管制的規範,那對于咱們公益行業其實國外也有,但是國外還沒有看到特別好的體系,所以可能很多公益組織想去做風險控制其實沒有一個指引。普華永道爲公益組織開發了一套風控的管理體制,從我們獨立的第三方幫助公益組織去識別可能存在的風險在哪裏,以及應該執行怎樣的措施對所面臨的風險做到一個有效的防範。

  乔颖:我这边因为是专项基金善款中的风险把控,首先项目是根本,项目一定要设计好,要有非常完善的项目书。第二就是在善款的筹集过程中不管是99公益日还是在平常所有线上、线下的募款中要把信息公开、透明让大家知道这个项目具体做什么,善款怎么使用。第三收到善款执行过程当中也要全程公开,我们的项目款还有所有的行政经费使用也全部都要形成干预。第四点关于在执行过程当中可以邀请到更多的网友、民众去参与到爱心活動,亲身参与的过程就是受教育的过程。

  熱心網友:扶貧應該投入多少力量去監測評估夥伴機構的效果?

  黃浩明:這個問題提的很專業,我不是扶貧基金會的人,我曾經擔任過理事,現在還是顧問,我跟網友講過精准扶貧和中國夢,現在實踐了6年,中國脫貧了8000萬,現在提出一個戰略2020要要全部脫貧,至少要5%到10%的資金的比例作爲項目專項基金來投入評估。如果沒有評估的力量很難說服捐贈人,受益人或者社會各界人士。

  蔣淩:項目評估是項目周期中比較重要的一環,評估可以由自己的力量去做評估,可以用第三方去做評估,都要設一下評估標准是什麽,要在項目規劃的時候在項目預算把項目評估包括進來,將來項目執行完畢針對這些標准去進行項目評估。首先要做項目前評估,評估一下解決什麽樣的問題,預計達到什麽樣的效果,項目後的評估是實際達到了什麽效果,要讓公衆對這個項目的效果有一個直接的印象,而且資金透明度是什麽樣子的,這個對于整個公益品牌的價值提升是非常有力的。評估每一個項目都應該做到。

  喬穎:項目評估是非常重要的,項目書裏應該有這一項,包括在項目開始前、項目結束後都應該有,是很重要的一環。雖然現在大衆對于比較專業的評估還是不太了解,但是如果有一天他們了解了更專業的項目評估,項目的公信力就會更強,我覺得這一點還是很重要。

  黃浩明:一般來講評估叫做過程評估,第一個是項目前,我們叫可行性研究,比如說技術指標、經濟指標、環境指標,這個也叫項目立項。第二個是項目監測,就是在項目過程中你是不是按照項目設計書要求去做,是不是按照項目目標去進行的。第三項目後評估,項目結束後這個評估,一是總結提煉項目是否有社會價值可以推廣,可以去複制,二是提高機構項目的影響力,比如說希望工程其影響力很大,可能有人知道希望工程,但不知道青基會。總之,評估是自評估,內評和外評結合,提升項目設計管理水平。

分享到:

新聞 活動 /

Latest News and Ev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