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聞/活動>活動>正文
99公益日落下帷幕,互联网筹款迅猛增长的同时——面对风险 善款如何善用?

:2019/09/29

剛剛過去的99公益日,在短短3天時間內募集善款24.9億元,參與人次達到4800萬。不出意外,今年的互聯網慈善捐贈額將超過去年。


中國扶貧基金會的愛心包裹項目給孩子們帶來快樂。善款既來自網絡捐贈,也有線下捐贈。

中國扶貧基金會的愛心包裹項目給孩子們帶來快樂。善款既來自網絡捐贈,也有線下捐贈。

2018年,民政部指定的20家互聯網募捐信息平台,共爲全國1400余家公募慈善組織發布募捐信息2.1萬條,網民點擊、關注和參與超過84.6億人次,募集善款總額超過31.7億元,同比2017年增長26.8%。

互聯網籌款額增長迅猛,這意味著越來越多的公衆參與了慈善公益事業。然而,對于慈善組織來說,募得大量善款的同時,風險亦隨之而來——如管理不善或使用不當,善款就未必是“蜜糖”,甚至可能成爲毀滅機構的“毒藥”。

因而,一個話題逐漸浮上水面:善款使用中如何進行風險控制?9月16日,深圳國際公益學院的“益論沙龍”就此話題進行了探討。

善款使用與信息披露至關重要

一家公益機構的一次公衆調查顯示,大衆並不太關心小額捐贈的善款流向。

然而,也有非常在乎的捐贈人。蔣淩是普華永道中國風險控制股經理,她有著自己的捐贈標准:一定要了解捐贈給誰、誰來執行、爲什麽這樣執行以及是否合法。她還會關注項目所在的領域是否能打動自己,捐贈後會主動查看公益機構官網,跟蹤項目的執行情況。

深圳國際公益學院副院長黃浩明認爲,捐贈者的個人視角難以確保對公益機構有更深入的了解,比如該組織的治理結構、項目安排、項目是否實現了捐贈人的意願等。

這是否意味著公益機構的善款使用並不需要那麽嚴格?

從公益機構的角度來看,善款使用是否到位關系重大。今年99公益日出現的一個新的現象是,不少地方的慈善會、慈善基金會占據了籌款排行榜的前列。黃浩明認爲,這些機構正在改變理念,不再依靠傳統的行政動員方式進行募款,而是嘗試推動機構轉型發展,打造公益項目品牌。

這其中也有風險。黃浩明說:“機構在募款取得成果的同時,一定要考慮自身的執行力和風控能力是否匹配。如果二者達不到要求,會導致嚴重後果。”

信息披露工作同樣重要。中華社會救助基金會愛心衣櫥公益基金秘書長喬穎說:“如果我們的信息披露工作做得不好,捐贈人就會流失。反過來,對捐贈人的每次及時反饋都可能引來複捐。”

黃浩明強調,社會監督作用巨大,“公益機構哪怕出現一點小問題,也會引起捐贈人的目光聚焦”。中國扶貧基金會副秘書長秦偉認同此點:“但凡有一件小事做得不好並被傳播出去,比表揚我們的言論‘殺傷力’更大。”

在這樣的環境中,哪怕大部分公衆不太關心善款去向,但公益機構的資金使用與信息披露工作卻一點都馬虎不得。蔣淩認爲,及時披露項目相關信息才能維護好捐贈用戶的忠誠度,對公益行業的可持續發展非常重要。

信任是風險控制的根本

公益機構的風險控制最重要的是解決信任問題,這一點已成爲行業共識。近年來,不少機構越來越重視通過線上線下渠道,努力提升自身公信力。

中國扶貧基金會即是如此。秦偉介紹,從最初年籌款1000余萬元到如今數億元的規模,公衆捐贈所占比例約爲40%,該基金會讓公益項目走出“公益圈”,被更多大衆所知曉,不僅在線上開展募款工作,還發動志願者走向街頭,在超市、餐廳、郵局進行勸募,把線上積累的捐贈人黏度轉化爲線下的長期支持,“一點一滴,長期堅持,一定會有效果”。

黃浩明也表示,募捐工作中的動員機制也非常重要。他舉例說,今年地方慈善機構沖上榜單,其重要原因之一就在于,這些機構的動員體系比較“接地氣”,有良好的群衆信任基礎,機構與捐贈人之間有很高的互動量。

除了信任度,基金會如何架構業務體系從而更好地規避風險?

秦偉介紹,作爲一家操作型基金會,中國扶貧基金會公益項目最多時有數百個。這幾年,機構不停地“砍掉”項目,今年的項目數量甚至不到100個,合作夥伴的數量也少了。雖然“砍自己的胳膊和腿是很疼的”,但有利于機構的長期品牌建設和長遠發展,這是一種風險前置的規避方式。

如何理解這種“風險前置”?黃浩明解讀說,基金會做項目執行有3種方式:一是直接執行,風險最小,但成本最高;二是合作執行,即與合作夥伴共同執行公益項目,風險可控,成本比直接執行要低;三是委托執行,風險較不可控,但是成本低。中國扶貧基金會的做法,正是減少委托執行,從而更好地規避風險。

公益機構應維護好品牌資産

99公益日開啓至今已有5年,推動了中國慈善事業的發展,但其過程中亦存在少量違規行爲。

在黃浩明看來,慈善事業的一大風險即來源于互聯網募捐信息平台。目前,民政部指定的該類平台有20個,其管理水平和透明機制非常重要,“如果平台不講規則,信任就無從談起”。

事實上,無論是99公益日還是“95公益周”,平台方近年來不斷完善規則,邀請公益機構與從業者一起探討如何讓行善更規範。

互聯網公益中時常會有聯合籌款行爲。秦偉表示,不管是99公益日還是“95公益周”,中國扶貧基金會不會爲了追求籌款額而將公募資質的“殼”借給別的機構,在與其他機構聯合籌款的過程中,會明確各自界限,在後續監管環節也有相應的制度與標准。

“具備公募資質的機構與其他機構的合作,從風控角度來說,應制定整體流程與制度,明晰雙方的權利和義務,明確資金撥付時間、監管審計的權利等。”蔣淩認爲,公益機構一定要維護好自身的品牌資産,這是長遠發展的保證。

不過,她也認爲,無論采用何種方式,公益機構的風險始終存在。“套捐”等違規行爲在商業領域同樣存在,比如電商平台中也會有“刷單”現象,如何控制和規避?需要各方共同努力。

蔣淩建議,一是通過大數據技術識別違規行爲並及早控制它;二是呼籲行業自律,增強預防性控制。此外,她認爲公益組織還應加強募捐人管理並進行道德文化建設,塑造正確的價值觀。

這一點,喬穎所在的團隊正在嘗試:“這兩年我們參加99公益日,有意識地逐步弱化配捐,我們倡導更多公衆參與公益,了解更多公益項目和相關知識。”

分享到:

新聞 活動 /

Latest News and Ev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