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校友>校友活動>正文

校友 /

Alumni

校友|劉旻昊:生物女學霸的公益跨界





劉旻昊

國際慈善管理EMP2017秋季班(八期班)

西湖教育基金會秘書長

清華大學?助理教授

英國帝國理工學院?博士


今年3月3日,施一公在全國兩會“委員通道”接受采訪時表示,“過去一年我和很多同事一起正在全力以赴創辦西湖大學,這是一所社會力量主辦、國家重點支持的新型大學,我們的目標是建設世界一流大學。”


现任西湖教育基金会执行秘书长的劉旻昊正是这样一位同事,她不但见证了西湖大学从无到有的整个过程,也承担着西湖大学正常运转保驾护航的募款重任。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英国帝国理工大学毕业的这位生物化学博士走上公益的舞台?在筹办西湖大学以及基金会运作过程又遇到过哪些不为人知的事情?



2001年,当刚满16岁,身体瘦弱的劉旻昊费力将40公斤的行李拖上即将从北京飞往英国伦敦希思罗的航班时,耳畔依然回响着刚才父亲语重心长的嘱托和母亲几乎崩溃的哭声,在她心中,隐约比行李箱更重的,是要在异国他乡用学业和成绩证明自己,不辜负家人期望的强烈责任感。神秘而未知的前方让她兴奋和神往,透过飞机的舷窗,隐约可以见到机场边缘的晨光。


也就在同一年,剛拿到普林斯頓終身副教授教職,34歲的施一公從美國飛往北京,同行的學者王曉東對他說,咱們都欠祖國至少15年的全職工作,這正是施一公在美國奮鬥11年之後的深切感受。



▲劉旻昊与施一公校长合影。图片来源于西湖教育基金会


2011年,也就是在劉旻昊首次登上飞往伦敦的航班10年之后,正在英国帝国理工大学读博,醉心于科学研究的她接到了施一公邀请自己“十一”长假到清华进行博士后面试的电话,而她的第一句回答竟然是:“施老师,那个时候的机票可贵啊!”随后就听到对方短暂沉默后发出的尴尬笑声。


当时的劉旻昊当然不会想到,几年后,她会暂别已经上瘾了的结构生物学的学术研究而转到一个完全陌生的事业中去,更没想到的是,为了保证西湖大学能够在奔向世界一流大学的航道上无后顾之忧,她作为这所大学的举办方和主要经费来源——西湖教育基金会的执行秘书长,要肩负起在10年内募款200亿到300亿的重任,这让她又想起了16岁那年自己瘦弱的身躯和40公斤的箱子,但此时她的责任更大,意义更大!相比起一个家庭,她要与同事们一起肩负的,将是中国高等教育探索改革的一段历史!


西湖大学在2018年正式成立,而劉旻昊这一年刚刚33岁,一段崭新的旅程已经起航。


施一公、劉旻昊与他们的同事们,以及将近一万名捐赠者,无论是赫赫有名的企业家还是普通人,都在期待高等教育多元化破局的那一束光,照进现实,闪耀未来!




▲西湖大學。圖片來源于西湖教育基金會


在僅有10.6萬平方米的西湖大學雲棲校區氣勢恢宏的校門“浙江西湖高等研究院”九個大字之下的左右兩側,分別挂著杭州市西湖教育基金會和西湖大學兩塊白底黑字的牌匾,這其實是西湖大學最與衆不同的地方。


“西湖教育基金会与西湖大学其实是两个相对独立的机构,但是结合的比较紧密。基金会是连接西湖大学与社会各界的中枢纽带。”在西湖大学的办公室里,西湖教育基金会执行秘书长劉旻昊坐在我们面前谈笑风生,东方女性特有的柔美微笑和女强人的干练气场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却又恰到好处的契合了她目前的角色。


▲劉旻昊。图片来源于西湖教育基金会


劉旻昊解释道,西湖大学是基金会办大学,从慈善法的角度来看,基金会是捐赠方,西湖大学是受赠方;而从民办教育促进法角度来看,基金会是举办方,按照《西湖大学章程》可以提名不少于三分之一的校董,可以提议学校修改章程等。当然,基金会是站在支持章程、保障章程执行的举办方立场上,支持校董会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而非直接插手学校管理。同时,西湖大学作为西湖教育基金会唯一或者最大的项目,有义务为西湖大学拨款,支持大学的发展。


而且與大多數人想象中不同的是,西湖大學並不是一開始就爲了模仿美國大學而選定了基金會辦大學這種模式,而是“恰逢其時”。如果不是因爲新民促法對民辦教育進行營利性和非營利性的分類管理,特別是對非營利民辦學校,國家給予同公辦學校同等的土地、稅收等支持和優惠政策,西湖大學很難說會不會以這種模式建校。而要充分體現它的非營利性、社會屬性以及公益性,基金會舉辦應該說是一個非常好的探索。


高瓴資本的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也是西湖大學的創始捐贈人張磊認爲,基金會舉辦大學最大優勢,就是能夠秉承大學“永存”的概念。一所好的大學,要在很長時間裏成爲深刻推動社會前進的力量。大學由基金會來舉辦,能夠爲大學長期的資金及治理提供良好的支持。而基礎研究需要很長期的磨練,需要慢慢的沈澱和積累,並不能一蹴而就。從這個意義上講,他希望西湖大學能夠把中國的基礎科學、中國高等教育推向新的境界。




2019年3月5日,杭州一位70歲的老人通過114查號台輾轉找到西湖教育基金會,要拿出自己辛苦積攢的錢爲西湖大學的青年人才計劃捐出兩份各12900元的款項,寓意爲一年12個月,西湖大學的科學家做研究長長久久,以此作爲她最疼愛的孫女和外孫女的生日禮物。“人才不培養出來,什麽事都做不成”,老人的良苦用心讓旻昊感動不已,在當天發的微博上,她稱“鐵石心腸都能融化”。


▲劉旻昊社交账号截图。图片来源于西湖教育基金会


在今年兩會的“委員通道”上,施一公校長也提到,常年居住在南美洲法屬圭亞那的溫州籍華僑周先生,輾轉33個小時取道巴黎來到杭州,送來一份當地33位華僑華人的捐贈。這位華僑的話讓人動容:我們是離祖國很遙遠的華夏炎黃子孫,但是我們希望祖國強大、科教興國。


类似这样心怀大爱的捐赠者和捐款场景,旻昊实在是见得太多了,每天都在接受着心灵涤荡的她突然觉得基金会正在打开一扇“窗”,来自于社会各行各业的普通人,他们心系国家,关心教育,愿意尽自己所能通过西湖大学这样一个平台来寄托科技强国,人才强国的梦想,这是公益办教育更大的意义所在,劉旻昊觉得自己身上的担子更重了。


成立于2015年的西湖教育基金會截至目前的簽約捐贈額已經超過43億元,捐贈者近1萬人,創始捐贈人中不乏馬化騰、王健林、王東輝、張磊、陳一丹等社會知名的企業家。


尽管说过很多次,但劉旻昊依然难忘她和施校长一起拜访荣之联王东辉董事长,也是西湖大学第一位创始捐赠人时的情景,当时施老师讲了一个多小时,但对方当天并未给予肯定的答复,只是说要跟家人商量一下,这让她和施校长都觉得这事要“悬”了,没想到隔天早晨八点刚过,王东辉董事长就打电话来说了YES,这让她兴奋地拉着自己先生的手在客厅里蹦跶了半天,“有人认可并拿真金白银去支持我们的教育梦想,这种感觉太梦幻了。”


西湖教育基金会的捐赠工作对专业度要求非常高,劉旻昊需要对法律法规、国家政策以及西湖大学的办学理念、创办路径、发展进程等等如数家珍。让劉旻昊记忆深刻的是2016年的一次与马化腾基金会团队的工作会议:三个小时的电话会议,对方问的问题相当专业并且富有远见,她耐心细致的逐一作答,这一场下来感觉整个人都被“掏空”了。


这也是作为西湖教育基金会执行秘书长劉旻昊非常重要的使命,那就是作为筹款委员会主席施一公校长主要的配合者,她以及团队要对接捐赠人,落实捐款各项具体细节,这其中千头万绪,一步都错不得。



▲劉旻昊出席活動。图片来源于西湖教育基金会


基于西湖大學“高起點、小而精、研究型“的辦學理念,按照規劃中到2026年助理教授、副教授、教授人數達到300人的體量測算,基金會需要未來十年內建立一個200億到300億的永續基金池,用它的利息和投資收益來支撐西湖大學的運行和引進頂尖人才,才能保證西湖大學長期穩定的運行,這也與基礎科學的科研周期長,投入大相關。


面對這樣巨大的籌款壓力,旻昊卻顯得比較從容,前期所感受到公衆對于公益辦教育的熱忱讓她有了一定的底氣,也源于她對基金會未來比較清晰的規劃。她認爲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讓基金會更加專業化,這其中有對自身情況的了解,對國內外先進教育基金會經驗和機制的吸納,誠信度的建設、對捐贈人的尊重和反饋機制,對于公益辦教育意義的宣傳普及,與社會的良性互動等方方面面的內容。


随着西湖大学云谷校区一期的建设进行,劉旻昊说,今年开始,西湖教育基金会的大本营将会移师杭州,北京继续作为核心的联络枢纽,基金会发展新的篇章即将翻开。




2014年的一天,劉旻昊身在四川的母亲突然接到了她的电话,一接起来就听到女儿连珠炮般的发问,“老妈,你知道今天我参加了一个什么样的会议吗?你知道今天都是什么人参加吗?你知道他们想要做些什么吗?”


还没等母亲将这些问题理清楚,劉旻昊已经自顾自的说下去了,最后的结论是,西湖大学最初的七位倡议人要用创新的机制办一所中国前所未有的小而精、高起点的研究型大学,真是太有理想了,太牛了!


据劉旻昊回忆,这是第一次与施一公、陈十一、潘建伟、饶毅、钱颖一、张辉和王坚这七位倡议人的关于创办西湖大学的正式会议,不知道有心还是无意,施一公让在博士后面试时表现落落大方,看起来非常自信“闯实”的劉旻昊去做会议记录,这也是她第一次接触到西湖大学这个概念,而现在我们耳熟能详的高起点,小而精等提法在那次会议上已经有了雏形。


▲2017年3月19日,首批學術人才和教職工入駐儀式。圖片來源于西湖教育基金會


劉旻昊因此而大开眼界,受益匪浅,仅施老师就很牛了,其他人也都是各自领域的精英和翘楚,这种爆炸的信息量感觉一下就提升了自己的认知层级。后来她对自己的父母说,能够在这个年龄听到这些人鞭辟入里的思考和独具深度的想法,实在是她的幸运。


也就从那次会议开始,旻昊感觉心中一团火被点燃了,她自愿并且主动的被“裹挟”进这一场她认为伟大的建校进程中。开始时主要负责协调七位倡议人的会议,做做记录,在之后整个西湖大学筹办过程当中,她没有具体负责哪件事,但所有能帮忙或者牵头的事情她都会顶上,比如西湖大学2016年7月第一次学术人才招聘,整个活動的筹备组织都是由她牵头完成的。


任职基金会的情况也差不多,当时西湖大学的前身西湖高等研究院已经启动全球学术人才招聘工作,劉旻昊主动站出来承担起了基金会的工作,当时也根本没有考虑前沦E⒗难和一些可能的不确定因素,就是帮着施一公开始整理西湖大学完整的材料并开始着手构建基金会的基本体系,同时建议施校长可以先和一些企业家接触接触,这才有了与王东辉董事长的那次会面,继而诞生了第一位创始捐赠人。



忙,是劉旻昊现在最为突出的感受,她感觉自己像一个飞速旋转的陀螺,根本停不下来。


對于目前基金會14位工作成員來說,關于這位執行秘書長的休息時間,在團隊中一直是謎一般的存在。


她好像無時無刻不在工作,有時團隊成員清晨醒來,才發現她淩晨兩點多還在群裏布置工作,第二天可能很早又飛到其他城市去會見捐贈人,像周末工作更是家常便飯。




▲劉旻昊出席活動。图片来源于西湖教育基金会


劉旻昊笑着对我们说,主要是在搞科研的时候就习惯于这种生活状态了,那时候周末和深夜对于他们来说根本就不是工作与休息的分界线,就是前年生孩子的时候不得不休息几天,但一周之后又进入到工作状态,也许正因为集中用脑,她才没有出现“一孕傻三年”的问题。


但她也并没有觉得自己怎么样,主要是因为就隔着几间办公室还有一个“超人”般的存在。施一公校长早在清华的时候,工作起来不要命就是出了名的,现在为视其“一生为此而来”的西湖大学,工作更是没日没夜,特别还要将时间合理分配到行政、教学、科研以及社会活動等事务上,劉旻昊对此一直都觉得不可思议。


而基金会团队对劉旻昊最深刻的印象是她对专业的严格要求以及对细节的严谨,团队工作人员压力山大,戏称她是妥妥的“处女座”秘书长。有一次财务发给她一张财务报表,她一眼就看出了一个数据的错误并对其进行了严厉的批评,搞得对方心理阴影面积巨大,之后每次再发给她报表之前至少要核对三遍以上。对此她笑谈,应该也是以前搞科研闹下的“职业病”和“强迫症”,但她觉得,西湖教育基金会的运作其实是一个精密易碎的“瓷器活”,是在钢丝上跳舞,既要对学校的生存和发展负责,也要对相信西湖大学梦想并提供支持的捐款人负责,实在是容不得一丝马虎,这也是基金会专业性的一种体现。



学习成绩好,从9岁开始学钢琴,14岁就达到了业余十级水平,16岁独自去英国读高中,还自作主张换了个学校,之后考入英国顶级的帝国理工大学……劉旻昊不但自小就是让周围人羡慕的“别人家的小孩”,也经常因为其在海外出人意料的行为所体现出的强悍适应性让自己的父母都有些“看不懂”。


她至今感念父母給予的家國情懷的熏陶,特別是父親從小對她說的“第一不要做撒謊的人,第二要做胸懷大志、腳踏實地、認定的事情不能輕易放棄的人”,這讓她受益終生。


▲劉旻昊(右)参加博士毕业典礼。图片来源于西湖教育基金会


于是,在做學術研究的時候,她見“細菌”見的比人都多,連結婚證都是做實驗的間隙去領的,在認同施校長的理想與其他同事一起參與到西湖大學籌建的時候,她不辭勞苦承擔多個角色,隨後帶領西湖教育基金會左沖右突,見證了基金會的發展和成長。


不久前召开的两会上,深圳大学校长李清泉认为,应该在大湾区建设一所像西湖大学的研究型高校,劉旻昊觉得挺好。这也正是施一公校长的愿望,他曾经说过,“我相信只要西湖大学这条路走下去,中国大地上一定会有一批和西湖一样的大学,为了同样的目标,和公立大学一起,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想努力。”


如今,劉旻昊每当想到自己的女儿,就会想到西湖教育基金会,一想到基金会,就会想起自己的女儿。当这样的一个生命体诞生在身边,看着她一天天的长大,公益做教育的心境又不同了。??


十年、二十年之后,西湖大学将作为一所世界瞩目的社会力量举办、国家重点支持的新型研究型大学,用自己的方式为世界文明和人类进步做出重要贡献。十年、二十年之后,以西湖大学为范本,将可能出现更多的高水平研究型大学,为包括劉旻昊女儿在内的中国孩子提供世界级的教育,这也是包括施一公和她在内这些人留给所有孩子们未来的礼物。


這很像施一公校長經常說的“大我和小我”,無疑也是西湖教育基金會的使命!


相关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