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校友>校友活動>正文

校友 /

Alumni

校友丨服刑人員子女的困境,林敏明看到了

  近日,民政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教育部、公安部、財政部等12部門聯合印發了《關于進一步加強事實無人撫養兒童保障工作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除了父母重病、重殘等情形之外,該意見明確將服刑在押、強制隔離戒毒、被執行其他限制人身自由的措施人員的子女納入保障範圍,是這次民政部意見的重點突破。

  2019年7月10日,民政部举行事实无人抚养儿童政策专题新聞发布会,民政部党组成员、副部长高晓兵强调,民政部有责任,也有义务加强对这类未成年人的帮扶救助,这已经成为全社会的共识。同时,加强服刑人员未成年人子女的关怀,还能从源头上解除服刑人员的后顾之忧,有助于服刑人员感受社会的温暖,父母的关爱,人间的温情,促进他们安心服刑,积极改造,早日回归社会,家庭团聚,再次担负起监护,照料子女的法律责任。随着父母服刑期满,恢复监护能力,也会按规定条件终止保障。

  林敏明是福建省司法警察訓練總隊的一名教官,從警近20年。福建各個監獄的民警如果到總隊培訓,可能會成爲他的學員。林敏明對參訓學員要求嚴格。學員們都叫他林老師、林隊。

  他也是福建省教育援助協會的發起人之一。協會還有個名字叫紅蘋果公益,協會統一制作的衣服上印著一只帶著笑臉的紅蘋果,“就像孩子紅撲撲的小臉”。他們專門給服刑人員等特殊家庭的未成年子女提供教育、心理、法律等層面的援助。

  有的孩子小時候見過警察把手铐铐在親人手腕上,長大後一見到制服、警徽、警車就渾身發抖。林敏明把一只藍灰色的小熊玩偶挂在協會工作服上。他問孩子:“雄熊叔叔也是警察,你會怕嗎?”

  2014年6月,红苹果公益正式注冊成立。迄今已经建立了12个监狱教育援助中心,登记的志愿者800多名,其中近70%的志愿者都是警察。

  這些監獄民警審核過家屬和服刑人員的通信。一位曾經遭受丈夫家庭暴力,並最終殺死丈夫的女犯人,收到了兒子的來信。被親戚撫養的兒子在信裏告訴母親,自己考上了大學,法律專業,“這所學校您可能不知道”。那是一所北京的211重點大學,就連審核信件的民警林蘇都感慨,“太難考了”。林蘇猜測,這個男孩選擇學法律“也許是因爲父母的事情”。

  但更多時候,監獄民警看到的信件沒有那麽鼓舞人心。許多服刑人員的子女也成了監獄的常客,彼此之間寄信“交流坐牢的心得”,討論刑期和怎樣“獲得加分”。

  司法部曾在2005年開展“監獄服刑人員未成年子女基本問題”調研工作。統計數據顯示,全國服刑人員未成年子女總數超過60萬,許多孩子失去了生活保障。九成以上沒有得到過任何形式的社會救助。在全國未成年人罪犯的總數裏,服刑人員子女占了一半。

  红苹果公益成立前,不止一位监狱民警向林敏明提起过服刑人员子女的境遇。2012年的一个夜晚,一群正在警察训练总队培训的监狱民警把林敏明围在中间,你一言我一语,讨论着服刑人员子女帮扶的可行性。那时,林敏明已经参与公益活動3年多,累计参加志愿服务的小时数已经上千。

  “我被大家‘架’起來了。”林敏明回憶,“于是,我就牽頭把事情做了。”

  第一次走訪是在2013年年底。林敏明和整個團隊都“沒經驗”。車子開進村子,志願者搖下車窗,打聽那戶人家的住處。“去這家幹嗎呀?他們家的媳婦殺人啦!”村民不願意指路。林敏明只好去孩子就讀的學校,找到老師,證明了自己身份,這才找到那戶人家。那時候,紅蘋果公益沒什麽社會知名度,孩子的爺爺根本不信任林敏明,把他當成了人販子。那次走訪結束之後,還有人打來電話,追問、確認他的身份。

  很多孩子都會被家人重點保護起來。柳茵夫婦因爲經濟案件入獄時,女兒才6歲。小女孩進進出出永遠有親戚陪著,很少見陌生人,家裏人怕她“聽到閑話”。她變得比同齡人成熟和沈默,很少大哭大笑。柳茵前年出獄了,但丈夫判的是無期徒刑,一家人的團聚遙遙無期。女兒問她:“你們不知道父親做的事是錯的嗎,當初爲什麽沒人拉住他!”柳茵無言以對。柳茵16歲出來打拼,自幼居住的小山村幾乎沒多少人家,沒什麽人會告訴她,除了殺人放火,還有哪些事也是犯罪。

  林敏明打開紅蘋果公益數據庫收集的信息,許多服刑人員提交的願望裏,寫的是希望給孩子提供“普法”和“心理”援助。

  “給這些孩子提供心理輔導和法律援助,不但能健全孩子身心教育,也能促進社會治理與建設。”林敏明說。紅蘋果公益成立了一個專家指導委員會,細分爲心理幫扶組、社會工作組和法律援助組。林敏明聘來10多名心理咨詢師,及兒童心理學、認知心理學等專業的導師,給志願者進行培訓。


  “我们在狱中开展‘穿墙引线’亲情拓展营等活動,联系司法部门帮服刑人员孩子解决各种问题,协调民政帮这些家庭申请低保救助的‘兜底’工作,请教育部门陪伴教育孩子,联络共青团‘入户探访’……”林敏明一个一个地数着。这些事情,他用警察的身份没有办法做到。他开始“撕掉标签”“不用名字”,警察林敏明变成了雄熊叔叔。

  雄熊叔叔和红苹果公益为这些孩子筹集善款,结对捐助,在福建省的10多所监狱举办了亲情拓展营活動。与每月一次、隔着玻璃的常规亲属会见不同,在红苹果的亲情拓展营里,服刑人员可以抱起自己的孩子,亲亲他们的小脸。

  截至2017年12月,“紅蘋果公益”共援助3360多人次,服刑人員未成年子女幫扶覆蓋至全國322個縣市;挽救了辍學兒童35人。到目前爲止,在冊幫扶的1473個未成年人當中,沒有發生辍學和犯罪的現象;幫扶後出獄的140多個服刑人員沒有一個再犯罪。

  正是林敏明不計個人得失、不辭辛苦的付出,他的努力見到了回應,很多服刑人員等特殊家庭的未成年子女因此變得更陽光、更樂觀,更有希望,紅蘋果公益“穿牆引線”服刑人員貧困家庭未成年子女救助模式也因而得到了政府和社會各界的關注和肯定。


    紅蘋果公益的“穿牆引線”服刑人員貧困家庭未成年子女幫扶項目榮獲第十屆“中華慈善獎”榮譽稱號


? ? ? ?2018年9月13日,由民政部颁发的中国慈善领域最高奖——“中华慈善奖”表彰活動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红苹果公益的“穿墙引线”服刑人员贫困家庭未成年子女帮扶项目等49个慈善项目荣获第十届“中华慈善奖”荣誉称号。

  紅蘋果公益此次獲得“慈善項目”稱號,體現了政府和社會各界對紅蘋果公益“穿牆引線”服刑人員貧困家庭未成年子女救助模式予以的充分肯定,也正是因爲這些關注和認可讓協會有信心更加正規化,幫助更多的服刑人員貧困家庭的未成年子女。


  關于進一步加強事實無人撫養兒童保障工作的意見

  为解决事实无人抚养儿童的问题,民政部会同高法院、高检院等12个部门和相关的群团组织,经过深入的调研和反复论证,研究制定了《關于進一步加強事實無人撫養兒童保障工作的意見》。这个意见填补了儿童福利领域制度的空白,是新时代儿童福利工作的一次重要政策的创新。

  民政部黨組成員、副部長高曉兵指出,意見重點解決了四個方面的突出問題。

  一是強化基本生活保障。針對事實無人撫養兒童的生活困難,明確對事實無人撫養兒童發放基本的生活補貼,按照與當地孤兒保障標准相銜接的原則,確定補貼的標准,參照孤兒基本生活費發放的辦法確定發放的方式,中央財政比照孤兒基本生活保障資金的測算方法,通過困難群衆救助補助資金的情況給予適當的補助。

  二是加強醫療康複保障。針對事實無人撫養兒童的醫療康複困難,對符合條件的事實無人撫養兒童按規定實施醫療救助。分類落實資助的參保政策,符合條件的事實無人撫養兒童可同時享受重度殘疾人護理補貼及康複救助等相關政策。目前的救助保障範圍、保障水平,從醫療康複的角度還是比較有限的。對一些重病、重殘的孩子,我們還需要家庭、政府、社會、商業保險等各個方面來綜合發力。

  三是完善教育資助的救助。將事實無人撫養兒童參照孤兒納入教育資助的範圍,享受相應的政策待遇,優先納入國家資助政策體系和教育的幫扶體系。落實助學金、減免學費的政策將義務教育階段的事實無人撫養兒童列爲享受免住宿費的優先對象。

  四是督促落實監護的責任。要求依法打擊故意或者惡意不履行監護職責等各類侵害兒童權益的違法犯罪行爲。將存在惡意棄養情形或者采取虛報、隱瞞、僞造等手段騙取保障資金、物資和服務的父母其他監護人失信行爲納入全國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實施失信聯合懲戒,對有能力履行撫養義務而拒不撫養的父母,民政部門依法追索撫養費。

相关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