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校友>校友活動>正文

校友 /

Alumni

GPL | 乔迁:人生原则和自由的三重境界



瞄准一件事,20年磨一劍


在喬遷自家的“親子話家”節目中,大兒子Bill曾問過父親一個問題:您在我這個年紀(24歲)的時候,有什麽夢想?喬總說到:“我從小到大都是屬于班裏學習不好的那1/3。24歲差不多是我大學畢業走入工作的時候,我當時有一個堅定的想法,要證明自己的價值和能力,要做自己的公司。”在成立自己公司之前,喬遷在七年中跳了四家公司。用喬總不外傳的秘訣就是“我在每個公司要學到一兩招本事,然後就去下一個地方取經”。

喬遷的打工三原則:

1、老板、上級要比你大十歲。太大會有代溝,太小學不到本事。

2、這家公司是網絡(瞄准一個行當)。我自認天資不如別人,別人十年磨一劍,我用二十年,把一個行業學深、做實。

3、在一個地方工作一定要學到一兩招提升自己的本事。

喬遷參加國際公益學院訪學,與前微軟商業軟件部總裁傑夫·瑞克斯會面

在王安電腦工作的時候,喬遷學到了人生第一課。有一次王安電腦美國的VP來北京辦公室講課——人生就是銷售,是說人的每時每刻都是在做銷售,首先是形象,其次是思想和主張,之後才是産品。西方的合作關系往往是世代的合作,父輩有充分的信任基礎,後代也會一起做生意。這讓喬遷對做生意的視野豁然開朗。

另一課是在一家台灣公司,老板有一次跟喬遷講爲什麽辦公室挂著一個“悟”字。他說這個字有三重境界,第一層境界,“心”在前,“吾、口”在後,做事要先交朋友,再張口;第二層,做什麽事情,都要悟出他的套路,要透過表面找到背後的邏輯和規律。第三層,老板不肯告訴喬遷,讓他自己去悟。

喬遷的交友原則:人生的每個階段要結交一兩個要好的朋友,從他們身上深入地學習,這樣積累起十幾個好朋友,豐富自己的思想和閱曆。

在不斷地磨練、總結和對夢想的堅持中,喬遷從售後工程師,到售前工程師,再做到銷售經理。然後遇到事業的合作夥伴,在30歲成功創辦了自己的企業。

孩子是我的老師,是人生最好的作品

45歲的時候,喬遷賣掉了自己經營多年的企業,完成了自己24歲的夢想,證明了自己的能力。但是隨之而來的並不是財富自由的滿足,而是不知道往哪走的迷茫。同時他也開始注意到家庭長期兩地分居帶來的親情問題。爲了給孩子國際化的教育,大兒子Bill小學六年級的時候,喬遷和妻子決定送兒子去加拿大讀書。每年只有寒暑假的60多天可以見面。爲了彌補缺憾,喬遷有意識地堅持每年妻子兒子回國的時候都自己去機場接送,盡量每次見面聊天溝通。即便如此,他還是感覺到了與兒子的距離。他所崇尚的傳統家庭觀念和兒子接受的自由民主思想教育逐漸有了分歧。Bill曾經問過父親這個問題“爲什麽當年要送我出國讀書?”喬遷說:“爺爺奶奶通過努力,從農村來到大城市,讓我有機會讀大學,接受良好的教育;到了我這一代,希望盡最大的能力,讓孩子接受國際最好的教育。去國外名校見識一下,培養自信和見識。同時不要害怕失敗和挫折,這些是人生真正的財富。”

喬遷的家庭原則:一個男人要承擔起家族的使命,要爲後代創造更好的人生。這個不僅是財富的創造,更多的是家風和美德的傳遞。

喬遷同時也看到了一個很大的社會問題,他說“我身邊有80%的企業家朋友都會把孩子送到國外讀書,希望在自己能力範圍內給下一代最好的教育。但是時間的缺失造成了情感溝通的障礙,他們往往跟外部的溝通都很成功,但是子女對父母並不認可。這就要經曆親情關的考驗,而且往往分離的這個時期在12-20歲期間,正是孩子價值觀形成的重要時期。”

對于“什麽是成功?”,喬遷認爲成功分三個境界:第一是你自己認爲自己成功了;第二是認識你的人認爲你成功了;第三是你不認識的人都認爲你成功了。但兒子認爲:你自己認爲自己成功了才是真的成功了。人類與宇宙相比是非常渺小的,沒有人在乎一個人的那點成功,最重要的是自己知道自己的價值。

在辯論的同時,兒子也經常帶給喬遷看待事物的不同視角。

在《我的偶像是媽媽》一書中,喬遷介紹了文化差異給自己在教育孩子方面帶來的困惑。喬遷的長子從小學便開始接受西方教育,對公益慈善理念非常認同,在考上國外著名高校之後,甚至想先休學一年去貴州支教。雖然喬遷最終說服了兒子暫時放下這個念頭,待學業完成後再投身公益,但從那時起,喬遷忽然意識到:公益不僅能填平他們父子之間交流的鴻溝,還能讓人生更有價值。兒子的想法爲他埋下了一顆投身公益的種子。

陪伴父母慢慢變老,陪伴子女健康長大

喬遷原本的人生規劃是“50歲做投資,75歲開始做慈善”。不過,因爲要給母親准備80歲生日禮物,他的規劃被打亂了。當時,他想送給母親一份特殊的生日禮物——由母親口述,專業人士執筆,爲她出一本傳記。喬遷把這一想法與圈中好友進行了分享,得到一致認可。由此他也了解到,爲父母出書、記錄父母的美德、梳理家風家訓,也是企業家群體共同的需要。

在做這件事之前,喬遷認真做過調研,他詢問身邊的朋友兩個問題,“一個是你知道奶奶的名字嗎?你能講一個關于奶奶的故事嗎?”遺憾的是,這麽簡單的兩個問題,大部分人都答不上來,“這說明我們的文化存在著斷層的危機,如果連三代的故事都說不清楚,何談傳承,何談打破富不過三代的魔咒?”

“說是情懷也好,一時沖動也好。”希望通過公益的形式將這件有價值的事情持續做下去。他說,“如果我們能夠爲100位企業家的父母立傳,梳理出100位企業家的家風,肯定能夠從中提煉出民風、美德,甚至總結出整個民族的核心價值觀。他們代表著我們普通的中國人信奉什麽,我們的家族文化如何傳承。”

受兒子做公益的觸動和爲母親獻孝心的初心推動喬遷提早全身心投入了慈善事業。2015年4月,喬遷個人出資5000萬元申請創辦健坤慈善基金會,並于2016年3月底得到民政部批複。由此,健坤慈善基金會成爲國內第一家專注家族文化傳承、致力于弘揚中國傳統文化的家族基金會。

作爲理事長,喬遷認爲“中國的企業家在我看來是一個弱勢群體。如果是普通家庭,可以有很多時間陪伴父母、陪伴子女,但是企業家在這方面是缺失的。”基金會通過這個項目主要想實現兩個目標:一是關注企業家父母這個群體,通過項目體現傳統的忠孝文化;二是關注企業家子女,通過項目弘揚向善、公益以及利他的理念。

除了面向上一代“我的爸爸媽媽”口述史整理,和“聆聽父母一小時”的社會倡導;面向下一代,喬遷還策劃出品了“親子話家”節目,錄制企業家子女采訪父母的訪談紀錄片。爲企業家與子女的代際溝通架設橋梁。

喬遷的“自由三重境界”

第一重境界是財務自由。做企業掙錢,想買什麽買什麽,不做金錢的奴隸;

第二重境界是興趣自由。做天使投資,想幹什麽幹什麽,不做時間的奴隸;

第三重境界是心靈自由。做慈善,你想愛什麽就愛什麽,不做情感的奴隸。

作爲國際公益學院“全球善財領袖計劃”成員,喬遷在2016年見到了自己人生的偶像——比爾·蓋茨先生。“蓋茨很年輕的時候就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是他沒有在利己的巨富中止步。他在幫助解決世界問題的過程中得到了幸福。”

喬遷把這個過程總結爲“快樂到喜樂的轉變”,他認爲快樂是由外向內的得到,喜樂是由內向外,給予的幸福。

愿我们的善财企业家学员、朋友平安、喜乐,如健坤基金会倡导的理念“陪伴父母慢慢變老,陪伴子女健康長大”。


后记 | 一代人终将老去,但总有人正年轻

Bill,25歲,喬遷先生長子,小學六年級去加拿大求學,完成第一學位會計,在讀第二學位體育管理。

善财志:乔总说做慈善是受到了你的启发。你最早的一次捐赠或者做公益是什么时候?Bill:我从小就特别希望帮助他人,这可能也跟我父母的教育有关。在加拿大做志愿工作的机会比较多。我初中的时候经常去社区中心,帮助看护小孩子。16-17岁的时候我在学校小卖店打工,三个月挣了500多块钱,都捐给了学校种树,大概都是一些小的公益活動。善财志:乔总提到你曾经想去贵州支教,当时愿望实现了吗?Bill:那是我高中毕业的时候,当时想休学一年去贵州支教。跟父亲讨论的时候他没有同意,认为我的能力还不足,应该首先提升自己的能力,才能更好地帮助别人。我在做一些重大的选择的时候也都会尊重父亲的意见,这也是我们家的传统。善财志:很多企业家都希望把孩子送到国外读书,接受国际化的教育,同时又担心孩子接触到一些不良的习气,比如酗酒、药物依赖。你的父母有这样的担心吗?Bill:确实像您说的这样,高中时候去参加party会接触到大麻这样的东西,这在加拿大是合法的。我父母把这个事情看得很严重,他们会给我提一些要求,我参加Party也不是很多。但是我觉得如果有一两个健康的爱好,就会交到一些好朋友,不会沾染那些不良习惯。善财志:你的兴趣爱好是什么?Bill:我很喜欢打篮球。六年级刚去加拿大的时候,英语不好,很难跟同学沟通。不过打篮球的时候,没有这个障碍,而且可以交往到不同种族的朋友,慢慢就交到了好朋友。球队的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性格特点,在这里也培养了与其他人沟通的能力和一些领导力。善财志:你对金钱的态度是什么?你身边有那种炫富的同学吗?Bill:我好像不需要什么钱,除了上学的饭费,其他没什么要求。我父母在金钱方面对我也很放心。身边有一些喜欢名牌的同学,不过我不去评判这些,我更多的是像父亲说的那样,从每个人身上去发现优点,向他们学习。比如我高中时候有个印度同学,他情商非常高,社交能力很强,我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善财志:你父亲当时捐赠5000万,做慈善基金会,你的态度是什么?Bill:当时父亲单独找我说了这个事,也说了准备做哪些慈善项目。我都很认同。我父亲是一个很善良的人,他喜欢去帮助别人,而且他很喜欢交朋友,我觉得他做慈善可以交到更多的朋友,我很支持他。每次基金会的活動如果有时间,我也都会参加。善财志:你跟父母交流有代沟和压力吗?父母亲是你的偶像吗?Bill:我跟父亲每年见一两次,每次见面都会聊很长时间,我觉得没什么代沟,我也很喜欢向他请教一些问题。上高中的时候我可能面对父亲会有压力,觉得永远超越不了。不过现在我明白不用去跟别人比较,只要自己人生的每个阶段有进步就好。我的母亲曾经做了很多年的老师,为了带我来加拿大学习,放弃了工作,还要去学英语,我觉得她特别无私,特别了不起。我小的时候家里很穷,三个人住一个房间,厕所也是跟别人共用的。我父亲这么多年工作很辛苦,挣到钱改善我们的生活还尽力去帮助别人,我很佩服父亲。有时候我觉得父亲很孤单,可能到他这个境界的人不太多吧。

相关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