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校友>校友活動>正文

校友 /

Alumni

校友丨秦丹楓解讀設計師“設計”的基金會有哪些創新?

  2014年,十位來自兩岸三地的頂級設計師發起成立了深圳市創想公益基金會(以下簡稱創基金),這是中國第一個由設計師群體發起、成立的公益基金會。創基金理事會由十位有著共同專業背景的設計師組成。

  主動跨界參與專業公益,設計界給予了熱情回應。創基金成立儀式上,超過三百位設計行業代表到場並捐贈。創立以來,創基金曆年捐贈收入中,設計師和設計相關企業是絕對的捐贈主力。顯然,創基金給設計師參與公益提供了一個新平台、新選項。

  創基金的10位發起理事


  中國公益事業跨界交流與合作日益活躍,除了公益沖動與公益理想,新的參與者們還自帶資源與話語。創基金便是其中典型的一支。

  從設計到公益,跨界帶來創新,但也需要專業。2019年,創基金理事會邀請並聘任秦丹楓出任秘書長,使得創基金的專業化發展步入新階段。秦丹楓的大學本科與碩士研究生皆留學英國。回國後她長期工作于金融領域,曾擔任平安銀行行長秘書等職,此後進入公益領域,先後任職于深圳國際公益學院、壹基金等公益機構。

  作爲一家帶有設計專業背景的公益基金會,創基金在公益行動中經過了怎樣的探索?設計會不會給中國公益帶來創新思路?《社會創新家》專訪了創基金秘書長、EMP2014年秋季班校友秦丹楓,解讀創基金的創新公益。

  秦丹楓:創基金秘書長


  用公益的方式做設計教育

  社會創新家:創基金是由十位頂級設計師發起、組織、成立的公益基金會,十位設計師是基于什麽樣的考慮來做一家基金會的?

  秦丹枫:最早,我们的这十位设计师理事来自两岸三地,以室内设计为主,而且来自不同的设计公司,所以严格上讲,会存在一定的竞争关系的。但十位设计师彼此很聊得来,是志同道合的朋友。他们经常聊的一个话题就是除了设计还能为这个社会做点什么。据我了解,是在海南参加一次活動的时候,十位设计师聚在一起进一步探讨这个事情,说那就成立一家基金会吧,来做设计传承的事。当时理事们是看到了设计教育的一些不足,所以最开始就把目光放在了设计教育上,希望通过公益的方式来分享自己一路走过来的经验,激励后面年轻一代的设计师。

  如今創基金已進入第5個年頭,先後新增了5位理事,與創始理事們攜手不斷推進設計公益事業的發展。

  社會創新家:作爲秘書長,從你的角度看,設計師作爲理事參與基金會治理有什麽特點?有沒有就業務開展遇到過什麽分歧,是如何解決的?

  秦丹楓:在設計行業內,我們理事的名聲是比較大的,會令人産生崇拜感。在基金會的接觸中,會發現他們是非常好相處的,有點像“老頑童”,非常可愛。他們願意去嘗試新的事物,有很多不同的愛好,開理事會也不會一板一眼。作爲理事,他們對基金會業務的參與熱情非常高,生怕自己沒有時間參與基金會的業務,盡管理事們的時間非常難統一,但理事們都能做到以基金會的業務參與爲首位。

  所謂術業有專攻,設計師的專業要求對藝術和人文有深入的了解,所以這個群體是感性的,思維很跳躍,在業務開展中,需要把設計師的感性和專業做公益的理性結合。《慈善法》在2016年已經實施,我們的理事在公益行業法律法規方面的接觸還比較少,秘書處這個時候需要了解理事會的想法,提出專業的意見,在大的法律法規框架下讓理事會的想法順利達成。

  推動設計教育的創新

  社會創新家:設計領域經常講無障礙設計、包容性設計這樣一些概念,和公益行業的追求很接近,設計和公益本身是不是就有相通的地方?設計參與公益會因此更有效麽?

  秦丹楓:是有相通的。現代設計教育的起點是德國的包豪斯,強調現代設計關注的是人,而不是産品。設計和公益最終服務的都是人,這一點上是相通的。前幾天康曉光老師發表文章說做公益最需要理想主義,設計師這個群體身上的理想主義是非常明顯的,他們的內心是柔軟和敏感的。設計師成立公益基金會,初心就是把自己的社會理念體現到行動上,這個行爲的背後是理想主義的激情和擔當。

  設計參與有兩個層面,一個層面是帶來公衆層面理解的公益,在設計工作中考慮社會與生態影響,比如設計師在作品中應用新型的環保材料;還可以通過自己的專業力量服務于社會,比如設計公益海報,用設計思維進行公益項目設計;還有一個層面是我們正在探討的,我們觀察到國外一些專業領域成立的基金會,更加側重本行業的發展,形成行業影響力,做的事情似乎在公益範圍之外,但最終的受益者又是公衆。

  顺着这个思路,我们一直在思考作为一家设计专业背景的基金会,能够发挥什么的作用,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我们推出的“设计教育助力计划”是这样一个探索。面对创新设计教育在初期难以找到支持资源的情况,我们以资助的形式鼓励有想法的教育工作者进行创新探索,进而发现可以推广的优秀项目。希望通过我们体制外的行动,促使设计教育的从业者对设计教育达成创新共识,最终推動設計教育的創新。

  社會創新家:我們注意到阿裏成立了螞蟻公益設計平台,建立了“公益設計求助—設計項目認領—設計解決難題”的業務流程,您怎麽看待互聯網平台這種推動設計參與公益的現象?

  秦丹楓: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嘗試,線下鏈接的規模和速度是有限的,這個平台是個很好的延伸。公益領域一直存在這樣一個問題,公益圈的人做一個事情,圈內很熱鬧,其實外界的人是不知道的。阿裏現在搭建這個平台,讓公益和設計這兩個行業之間能夠深入對話和接觸,是非常好的一個事情。

  三個“第一次”

  社會創新家:創基金目前開展的業務包括創想項目、創想獎學金、創想學堂A/B計劃、創新論壇四大板塊,能否請您介紹下創基金業務體系的設定邏輯和實際的開展過程?現在代表性的項目有哪些?有怎樣的業務規劃?

  秦丹枫:创基金在2015年最先开展了公益项目征集计划,项目资助内容定为四大类别,包括课题与研究资助、教育和人才资助、文化和学术资助、设计数据与资料资助。经过两个月的征集与评审,创基金在近四十个申报项目中选出了八个进行资助,包括了对乡村学校的自然美育课程、自闭症儿童艺术活動、年轻设计师留学的资助等。前期资助内容的范围比较广,在这样的探索中我们逐渐明确了方向。

  2019年,我们将公益项目征集计划升级为“设计教育助力计划”,资助对象为本科院校、大专院校、技术院校等设计教育机构。对于设计教育之外的领域,从直接的项目资助转变为设计师志愿者平台的综合支持,通过平台上一百多位以设计师为主力的志愿者的力量形成助力。目前的代表性产出包括儿童自然美学系列课件,合作的公益组织伙伴将达到五个。我们也在探索如何让更多的设计师参与到公益活動中。

  2017創想獎學金計劃複賽現場


  社會創新家:在創基金開展的資助型項目中,適用的資助理念是什麽?

  秦丹楓:對于兒童美育,我們提出了“發現美,創造愛”的口號,推動兒童自然美學課程的研發與推廣。設計教育方面,我們資助了像“四校四導師”這樣的項目,讓學生能夠得到自己導師之外其他院校老師的指導。我們還資助了美院的老師做設計教育的研究。今年會更加聚焦設計教育領域,希望設計教育培養的人不僅僅懂設計,更會去承擔社會責任,這樣的理念也是創基金成立之初就向設計行業和社會傳達的。

  社會創新家:創基金近五年的捐贈收入基本穩定在在一千多萬元,本年度,創基金實際籌款目前進展如何?怎樣看待目前創基金以設計企業爲主的捐贈收入結構?

  秦丹楓:我們的捐贈方一直比較穩定,大額的捐贈來自家居行業內的企業。這些企業都有強烈的社會責任感,基于對理事的信任和對基金會工作的認可,大部分捐贈方是持續進行捐贈的。通過走訪交流了解到,我們的主要捐贈方希望基金會能夠對設計教育和設計人才培養起到正向作用,和我們的宗旨是一致的。

  今年的捐赠收入会尽量维持在去年的水平,并重点将一部分精力放在基金会资产的保值增值上。民政部在2018年出台了《慈善组织保值增值投资活動暂行办法》,对慈善组织的投资活動提出了要求。为通过合规投资活動来实现稳定回报,我们加入了由南都公益基金会资助,京益社会组织服务中心发起的“慈善组织投资风险教育及保值增值助力计划”。在陪伴式的咨询指导下,完善基金会投资活動管理制度,建立资产增值保值方案,最终让基金会能够自我造血,形成良性的可持续发展。

  社會創新家:創基金在設立以來獲得了不少榮譽,但這些獎項榮譽大部分是來自設計領域。創基金還沒有受到公益領域的關注。你怎麽看?

  秦丹楓:我們也注意到了這樣一個現實情況。今年的9月9日,99公益日,創基金將舉辦第五屆“中國設計創想論壇”,這次論壇以“設計力?公益芯”爲主題,特意策劃了設計與公益跨界快講板塊。設計師們將在空間改造、設計的善意、設計思維等設計與公益共同作用的議題上開展經驗交流。通過這種形式,我們希望讓更多的設計師意識到設計工作承擔的社會責任和使命,也讓外界來了解設計在回應與解決社會問題上的努力,拓展設計參與公益的想象空間。

  社會創新家:從哪些層面可以理解創基金的創新?有哪些突破是“第一次”?

  秦丹楓:第一,創基金是設計師這樣一個職業群體發起成立的,設計師給基金會帶來了鮮明的專業背景,設計師的理想情懷如何通過基金會這個公益組織轉化成有效行動,是一個從未有過的探索。第二,創基金關注設計教育發展與設計人才培養,對現有的設計教育體系實現了民間力量的補充。第三,作爲一家專業背景的公益基金會,我們嘗試通過專業領域上的探索和推動來回應社會議題,建立自己的公益方法論。中國的設計師群體數量大概在1700萬名左右,對比中國企業的保有量,平均每家企業擁有1個設計師,作爲未來的一個創新計劃,我們將探索如何影響更多的設計師在日常工作中體現社會責任理念,如何讓那些有一定社會資源和專業能力的設計師投身公益行動。

相关新聞